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我为什么不肯配合纪检委?   

2009-07-20 10:30:41|  分类: 工作与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不肯配合纪检委? 

徐昌生 

 

 

周一上午,我正在主持召开公司例行的办公会议,忽闻市纪检委王刘两位处长来访。官员驾临,不敢怠慢,草草地结束了会议,便到会客室与领导们热情攀谈起来。

寒喧几句,直奔主题,原来两位处长是来反腐败的。他们告知,最近风闻一些消息,××局在方案审批过程中存在吃拿卡要的现象,甚至还有明目张胆索贿受贿或者强拉赞助的现象,希望我们能够站出来检举揭发。

我一听,哭笑不得,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呀!只好满脸堆笑,委婉地告诉他们,我们的相关方案在上报审批的过程中,××局并没有刁难我们,服务态度还算过得去,也没有找我们要赞助。

原以为敷衍几句,两位处长会知难而退,没想到领导们却是有备而来。

刘处长说:“徐总,不要隐瞒了,去年××节的时候,你们单位就赞助了5000元,你当我不知道!还有,你们在工程验收时会少送礼?我可是掌握了情报才来的。”

我一听,有点惊愕,的确在去年那个时候我们给了××局5000元赞助费,我只好承认,平白无故地得罪纪检委对我来说并不值得。但我,仍坚持说不便举报,担心日后遭到报复。当然,我不是担心个人,而是担心公司。

刘处长说“我们可以替你们公司保密。只要你们把赞助费的收据让我们看一下收据的编号,我们就能顺藤摸瓜,把他们强拉赞助的情况搞得一清二楚。”

我说,虽然提供收据编号并不是一件难事,但对方通过编号很快就可以查到是我们揭发的,到时我们怎么面对?

“难道你不痛恨腐败吗?难道你希望这种腐败无休止地蔓延下去?假如我们每个公民都不履行反腐败的义务,那腐败岂不是会越来越猖狂?”刘处长显得有些慷慨激昂。

我申辩,我并不愿意与腐败狼狈为奸,只是作为企业的负责人,应该为企业的长远利益着想,不能因为一件小事就去检举揭发。我强调,这样的事并不只是××局才有,我们一年到头不知道要遇到多少,但我们都选择了忍。

王处长则从另一方面来劝导我不要担忧。他说,“这次行动并不是例行公事无的放矢,而是市纪检委书记亲自安排的,决不会不了了之。只要有确凿的证据,腐败分子一定会被揪出来了,到时他都要被撤职查办,还有机会打击报复吗?”

我说,“我们企业并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你想想,眼下的几个官员我们已经混熟了,现在去办事,至少还有一副笑脸与一杯热水,还能心平气和地给我们解释几句。再换一个人,企业岂不又要费钱耗时重头再来?说不定,后来的手更长心更黑!”

王处长不服,说:“这还是你们企业胆小怕事。你想想,如果你们遇到腐败就坚持举报,而我们又常抓不懈,腐败分子出一个抓一个,企业又何必担心打击报复呢?说不定我们处理了这一个,后面的人就不敢胡来了,你们企业办事不是更顺利吗?”

我说,“如果后来的官员真的一点都不肯腐败,那我们的企业就要关门了。当然,不止是我们企业,其他的企业也大致厄运难逃!”

没有腐败,企业却要关门?两位处长一头雾水满脸狐疑。

我接着分析,“因为现在的官员的自由裁量的权力太大,一次违规可以罚款几千到几万,相差十倍不止。如果官员们都坚持原则不肯通融,每次都往最高额上靠,企业还有活路吗?”

两位处长似乎抓到了我的软肋,说,“那你们不违规不就没事了?你们不能一方面痛恨腐败,一方面自己又要违规!”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我接着说,“有些方面企业做不到不违规,即便是一个非常有道德有原则的企业家。因为,现在的政府权力太大,几乎什么都要管,而且都有一套规范。至于,是谁给了他们制定规范的权力以及这些莫名其妙的规范是依据什么编制出来的,没有人说得清。”

我紧跟着说:“有些规范是没有必要的,有些规范是不合理的,有些规范甚至是不可能做到的,你们这次要查的××局,他们执行的规范可能就是中国最严格最苛刻最不合理的规范。如果官员们肯腐败,那么企业尚能在变通中活下去;如果官员们不肯腐败,那么企业当然只有死路一条!”

“那依你说,腐败就不要反了?”两位处长不依不饶。

我赶忙强调:“当然要反,但是在反腐的方向上要作根本性调整。在目前舆论监督仍然缺位的情况下,最有效的办法是缩减官员的权力。只有把不该管的事从政府的权力中抽出来,官员们自然就失去了腐败的便利,腐败不反可能也不严重;相反,如果我们一方面不断赋予官员们更多的权力,另一方面又对官员的腐败咬牙切齿,那么,再严厉的反腐败措施恐怕也无济于事!这并不是那个官员的事,走了张三又来了李四,官员们前腐后继已经不是新鲜事,因为不合理的制度正在源源不断地催生贪官。”

两位处长似有所悟,但又心有不甘,“如果所有的企业都与你们持有相同的观点,那我们的工作怎么办?”

我趁热打铁献上一计,“你们去找对面月亮山庄的老板,他可能会把实际的情况告诉你们。”

刘处长不解地问,“你们不肯说,他们又怎么肯说呢?”

我说,“两家情况并不一样。月亮山庄已经开发完毕,而且他们企业在本市又没有新的项目,估计下个月就会撤出去,在这情种况下,为你们提供相关证据是没有什么风险的,不象我们还有几万平米没有开发。”我笑着说,“如果你们愿意等的话,两年之后我也开发完了,到时我一定告诉你。”

两位处长觉得我说得符合情理,便没有勉强,决定前往月亮山庄。我再三挽留,期盼领导能与我们共进午餐,但被他们婉言谢绝。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长嘘一口气,总算没有得罪纪检委!随后,一股淡淡的忧愁又袭上心头,因为,从目前的情况看,官员们的权力不但没有丝毫缩减的迹象,反倒呈现出逐步加大的征兆!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