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陕西神木:地产商资金链断裂暴病身亡(全文)  

2014-04-04 10:40:52|  分类: 地产与住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04-03 22:30:03 来源: 央视 

陕西神木:地产商资金链断裂暴病身亡
曾经遍地开花的小额贷款公司如今已关门

陕西神木:地产商资金链断裂暴病身亡
物业管理人员爆料如今的二手房价格腰斩

陕西神木:地产商资金链断裂暴病身亡
萧条的建材市场

【昔日创造神话的小城神木,如今为何陷入萧条?】小城神木,曾经凭借煤炭价格的连续上涨迅速走上经济腾飞的道路,成为陕西省第一经济强县。现如今却到处可见烂尾楼,二手房价急剧下跌仍然鲜有人问津。神木经济为何会急转直下?又应该吸取哪些经验教训?如何才能避免走同样的弯路?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调查揭开神木房产市场背后的真相。

陕西省神木县曾经借力当地的煤炭资源而成为全国百强县。然而当时间进入2014年,我们的记者再次走进这块西北土地时,却处处感受到萧条和冷清。

昔日炒房变房东 如今无力还贷急卖房

在神木,我们认识了一位出租车司机王秀珍(化名)。每逢开车休息的空档,王大姐就会从车后面取出几张售房的广告,到广告栏去贴上。

记者注意到,广告栏里的房屋急售的告示已经很多,王大姐一连贴了三张,并且尽量贴在高处,这样她的广告才不会淹没在层层叠叠的纸片中。王大姐说,这是她家唯一的一套房子,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现在她已经根本无力支付房贷。

陕西省神木县居民王秀珍(化名):(银行)每天给我发信息。

记者:每天发,现在欠多少?3463元。

王秀珍(化名):这是一个月的。

3463元,是王大姐每月要还给银行的房贷月供。而现在,他们已经有四个月没还款了,每每收到银行信息,王大姐心里都是既紧张,又纠结。

王秀珍(化名):我一看这个就紧张,有时候天天都有这个,一响起来我说又是银行,一听见这个信息声,我就形容不出来,紧张。

记者:那你这个房子还想要吗?

王秀珍(化名):那肯定想要。你不打(钱),人家就把这房子肯定收回,30来万就泡汤了,你要打,现在确实是打不动(月供)。

两年多前,神木的房地产市场还是一片火热。王大姐通过亲戚关系,才预定下了这个楼盘的一套房。当时她拿出了家里的全部积蓄,还有跟亲戚借的一点钱,付了25万的首付,又从银行贷款50万,才买下了这套138平米的房子。王大姐说,其实他们一家人并没有打算在新房里住下,而是打算把房子倒手,赚些差价。

王秀珍(化名):开始买的时候就想挣点钱卖,那会儿炒房子,房子都价高,买房的人多。有点钱放在典当行,再有点钱想买一套房,卖了点钱炒上点钱。原来是那种钱赚钱,钱生钱,现在不可能了。

作为一名神木人,王秀珍曾经觉得很骄傲。过去十年,煤炭价格连续上涨让神木县迅速走上了经济腾飞的道路,并从国家级贫困县跃居到中国经济百强县第26名,成为陕西省第一经济强县,整个神木县可以说是一夜暴富。当时,在神木这个只有40万人口的陕北县城里,上百万元的豪车随处可见,高档的住宅、会所比比皆是。神木县城的房价被炒到最高每平米2万元,甚至高过很多省会城市,而神木县居民也成了外人眼中的富豪。

王大姐一家虽然说不上富裕,但也是幸福美满的小康家庭。2011年她开始把钱拿出来放贷,当时的利息很高,拿着赚来的钱又去投资房产,再转手卖了,几番倒腾,增加了不少收入。这个小区的房子,就是她曾经转手卖过的。

王秀珍(化名):我们那会儿是45万买的,卖了六十几万。2010年,2009年,就那会,就那会还没怀上我儿子,炒了一两年,总共炒了三套。

前两套房子都顺利转手了,王大姐一家人从中赚取了十多万元。可是从她买下第三套房子的2012年开始,神木的神话开始迅速破灭。当时煤炭价格持续下跌,民间借贷资金链随之断裂。曾经遍地开花的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销声匿迹。房产市场也是一片惨淡,写字楼、商铺、住宅区的租金和售价几乎被腰斩。

王大姐放在典当行的几万元钱,已经追不回来了。本来打算转手的房子也再没有等到出手的时机。

王大姐的丈夫是一名货车司机。为了把房子卖了,他们现在以亏了十几万元的价格把房子挂出去。但是,抢房的光景再也没有了,到处都是急着卖房的人。

王秀珍(化名)的丈夫:现在贴广告,把整个广告牌上、巷子里面、墙上什么都是贴卖房子类的广告。没人买,你贴出去也是白贴。

砸在手里的房子让王大姐一家一筹莫展。其实,发愁的还不止他们一家,这一栋楼上还有几十户人家,都面临着同样的困境。原来给他们一家带来利润的房子,成了压得他们喘不过气的负担。

记者:一个月(全家收入)六七千元。

王秀珍(化名):六七千元一个月,还得一千元房租。家里面要生活,还房贷,所以房贷现在打不动了,实在打不动了。

记者:当时您买这房子的时候有没有怕它跌或者什么的?

王秀珍(化名)的丈夫:那个根本没想到,到处都是房子。

记者:房子压着你发愁吧?

王秀珍(化名) 的丈夫:要命啊。

二手房价格腰斩 建材市场生意惨淡

事实上,在神木,还有很多和刚才片子里看到的一样炒房炒成了房东,现在急着卖房的家庭。而房地产中介公司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在神木县城里,房产中介公司的门口都满满地挂着房屋出售的牌子,房源看起来很充足,可是却鲜有人问津。看到记者来咨询,中介人员们赶紧上前打招呼。

中介人员:进里面看看,里面也有。

记者随机走进一家房产中介,这家门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

陕西省神木县房产中介:降价不可能再降,现在房价已经到谷底了。

陕西省神木县房产中介:只要(神木新村)那边发展起来,那边发展比城里好。新村那边发展起来,要比城里面繁华得多,现在看不出来。

房屋中介极力向记者推荐神木新村。她告诉记者,新村位于神木县城北部,是神木县十一五期间的重点工程。然而当记者来到神木新村时却发现,中介们口中的未来新城,现在还只是一片片工地,绝大部分楼盘都还没有交工。

记者:这个房子最贵的时候多少钱?

陕西省神木县房产中介A:最贵差不多上万元(每平米)。

记者:上万元?

陕西省神木县房产中介B:正常神木的房价。

据中介介绍,2011年这里的楼盘销售一片火热,房价也是一路飙升,买房的人成群结队,热情高涨,村里的优质小区更是一房难求。

陕西省神木县房产中介:刚开始的时候,这边的房价就是,一般人根本就是买不到这边的房子就是说,就是人家刚出来一张纸报个名都五万块钱,转个手,我报了名我不要了,给它(名额)转了,5万元钱,就一张纸,就报名的名额单,5万块钱。

而现在,房子大卖的情景已经是一去不返,这个新村里,甚至比较高档的小区,价格也只有两年前的一半。

陕西省神木县房产中介:反正现在是80万元(一套房)。

记者:80万元,160平合多少钱?五千(每平米)。

现在,小区的房子还没有交工,但是急着把房子转手的业主已经有不少,

业主:我手上有四五套。

记者:都是这个小区的?

业主:都是这个小区的。

随后,记者又来到当地知名小区,龙华府。它位于神木新村的最南端,是新村离县城最近的新村小区,地理位置很好。然而这里的物业管理人员告诉我们,房子价格已经跌了不少,而且还有不少人都打算卖掉房子。

龙华府小区物业管理人员:前年装修好的能卖150多万元。

记者:一百五六十万元(一套房)。

龙华府小区物业管理人员:140万到160万(一套房)。现在七八十万元(一套房)。

与两年前相比,这里一套130平左右的二手房价格,几乎被腰斩。

二手房价格下跌,一手房市场怎样呢?记者来到了神木新村南端的一个在建楼盘。这个楼盘与龙华府小区相邻,地理位置同样很优越,但是当记者进入一楼售楼处,却发现一个销售人员也没有。

找了半天,我们才在这里发现了一位工作人员。他告诉我们,从去年冬天到现在,工地还没开工,销售更是还没有启动。

售楼处销售人员:剩下还有七栋楼。

记者:什么时候能交工?

售楼处销售人员:得推迟到年底了。对,现在已经封顶了。因为现在神木的经济受影响了现在建房子的工期才会迟一下。

售楼处的工作人员说,2011年时,周围的楼盘早就被一抢而空,这个楼盘当时晚了一步,因此错过了神木楼市的黄金时期。

售楼处销售人员:当时的话,五证没有办下来,五证是在2012年年底办下来的,晚了一两个月下来。经济下滑,2012年的时候滑了下来,2013年整个销售也不行。

现在,这九栋楼只是刚刚办下五证的时候,售出了一小部分,至于重新开工的日期和开售日期一直都还没有确定。

记者:那什么时候再开始啊?

售楼处销售人员:现在还不确定,估计要到4月份以后吧,没开会,资金什么的落实好了之后,确定好了。

记者:我看你们这都没人。

售楼处销售人员:去年的话,2012年就没人。

记者:我们现在看到远处的这一大片建筑就是神木新村,那么据我了解,神木新村总的占地面积是11.3平方公里,这其中有16个住宅小区,总的开发建设面积达到的360万平方米。

在距离神木新村一公里远的山坡上,可以看到新区高楼林立 ,俨然一幅现代都市的图景。然而当傍晚到来,天色渐渐暗了下去,神木新村林立的高楼里却没有亮起一盏灯光,只有工地上有点点星火。

而早在几年前,神木新村的房地产完全是另一幅景象,新村的土地和项目是开发商和企业竞相追逐的对象。

记者:早在2011年5月,神木新村的一次土地拍卖就在陕西省放出了卫星,当时这里一块86亩的土地以11.05亿的天价成交,平均成交价在1280万元每亩,这比西安市当时的最高纪录还要高出200万元,也刷新了当时陕西省的地王记录。

走进新村的工地,绝大多数楼盘都没有完工,偌大的工地上只有几个工人在施工。

神木新村工地工人:钱收不上,不给。

记者:钱不给。

神木新村工地工人:干了没人给钱谁干。

记者:现在还欠你们钱是吗?

神木新村工地工人:现在不欠,给完才干。

位于新村南端的家居商场和建材市场已经不再是两年前的热闹景象,四层楼的家居商场内空无一人,连灯都没有开。记者成了里面唯一的顾客。

记者:商场没开门。

神木新村建材市场商户:开了啊,这是我们一家的。

记者:一家的。

神木新村建材市场商户:不是摊位。

紧挨着的大型建材市场里,同样也没有顾客问津。以前神木人有钱了,总是会买了房子就把房子装修好放着,现在即使有新房的人们也不愿意花钱装修,或者只是简单地装装,商户们只能是勉强维持,生意越来越难做。

神木新村建材市场商户:那时候,反正(一年)一些小门市还得买到三五十万。一些大门市卖一二百万。现在不行,现在出去你就像我们周围这些去年出去连房租都挣不回来。

记者:房租多少钱?

神木新村建材市场商户:(每年)房租四万。

已经到了三月底,这家卖壁纸的店铺今年一直都没有开张。

神木新村建材市场商户:惨淡经营,没办法。一天天活着。

记者:多长时间能卖出去一单。

神木新村建材市场商户:像这今年一单都没卖。

记者:今天没卖?

神木新村建材市场商户:今年一单都没卖。

记者:从什么时候不好的?

神木新村建材市场商户:去年开始的。

记者:是买房的人少了,还是装修的人少了?

神木新村建材市场商户:是人们都没钱,神木穷了。

风光不再的不仅是神木新村,在神木县城的中心城区,也有不少没有建完的新楼盘停工。

记者:走在神木的县城里,我见到了很多这种建到一半停了工的楼盘,就像我身后的这栋楼,它还高高地挂着广告牌,上面写着每平方米的起价是5800元起,每套162平方米,赠送车位。就像在2011年房地产比较火热的时候,这个地段的楼盘至少都在每平方米9000到10000元以上,而现在这些楼盘还在等待着收回的资金来维持后续的建造。

缺钱是很多楼盘面临的共同问题。走进这家挂着急售牌子的楼盘工地,记者看到,工地上只有零零星星几个工人在干活。负责人告诉我们,现在项目已经没钱可投了。

神木县御东苑小区工地管理人员:这个是个人投资的,个人的就把钱已经都投进去了,就不能再投了。

记者:这投了有多少钱?

神木县御东苑小区工地管理人员:一千几百万,快两千万元了。

记者:后面还需要投多少钱?

神木县御东苑小区工地管理人员:后面这再投一千多万。

由于后续投资跟不上,这位负责人说,开发商现在都是折价卖房,虽然标了每平方米五千八百元的价格,但是最后成交价都在五千元左右。由于买地的时候地价贵,开发商说这几乎就是房子的成本价了。

神木县御东苑小区工地管理人员:唉,主要是卖房子筹集资金呢。

与工地紧挨的还有几栋小产权楼盘,现在同样因为缺钱,已经完全停工。两年前,这里的楼盘被一抢而光。当时就连这些小产权房的价格,也比现在这个五证齐全的楼价格要高出近一倍。

神木县御东苑小区工地管理人员:前年的时候,是一万元一平米。

记者:一万一平米?

神木县御东苑小区工地管理人员:前年卖的时候。

记者:小产权还卖这么贵?

神木县御东苑小区工地管理人员:嗯。

陕西神木:地产商资金链断裂暴病身亡
贴满售房广告的广告栏

地产商资金链断裂暴病身亡 项目停滞买房者饱受折磨

走在神木的大街小巷,无论是市区还是郊区,都能看到停工的楼盘、空无一人的工地和卖房的广告,昔日的繁华喧闹,已变成一片萧条。神木的房地产市场变冷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原因呢?

这里是神木县城东南方向的呼家圪台村,村口处的这几栋楼盘显得尤为瞩目,已经完全停工。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了解到,这里是陕西正和房地产公司开发的楼盘,在神木县城几乎人尽皆知。2012年,神木房价的急剧下跌和民间借贷高昂的利息,让众多神木开发商资金链急剧恶化。正和地产的法人代表王和平,就是其中之一。2013年6月,王和平在紧临神木的内蒙古鄂尔多斯一间宾馆内突发急病死亡,留下了高额的外债和这个没有建完的楼盘。

走在空荡荡的工地里,我们意外地发现了一位仍然驻守在工地上的工人。

正和紫郡小区施工队工人:总共是七栋楼,那是一号楼、二号楼、八号楼,那边三号楼、那边五号楼,那边是六号楼。

这位工人说自己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呆在工地,已经守了大半年的时间。

正和紫郡小区施工队工人:没电、没水的时候,今年没有办法,过来的时候,我跟那个村里面,自己拉了一个线。

记者:一直住在这个板房。

正和紫郡小区施工队工人:住在里边的。

这位工人说,他所在的工程公司被正和地产拖欠了一大笔工资,他守在这里,就是等等看还有没有能讨回工资的消息。

记者:还欠你们多少钱?

正和紫郡小区施工队工人:还欠我们840万元。

我们也见到了承建正和紫郡小区项目的工程劳务公司的负责人。这位负责人不愿意直面镜头,不过他告诉记者,2011年,正是神木的房地产市场如火如荼的时候,当时县城里的房子都卖到了每平米一万两千元甚至更贵,王和平也想趁着这股热潮赚一把。虽然这里的位置比较偏僻,但他还是把房价定到了每平米八千元。

可谁知,就在开盘两三个月的时间内,神木的房地产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陕西省某建筑劳务公司负责人:他定在(每平米)八千元就几乎没人要,最后降价了,降到了四千五百元、四千八百元,都没人要。

房价急剧下跌,民间借贷资金又面临高额利息,包括“房姐”龚爱爱在内的正和地产的几大股东纷纷撤资。地产商王和平开始进入缺钱窘境。

陕西省某建筑劳务公司负责人:资金问题在2012年就出现了。比方说今天没钢筋,明天没水泥,停停干干,干干停停几个月。

断了资金来源的正和地产也开始支付不起工人们的工资。为了这些工资,这位负责人早已经跑断了腿。

陕西省某建筑劳务公司负责人:找过二三十回,我们书面的东西就有两个,等于说我们两个达成协议,你多少时间给我付多少钱,都没有兑现承诺。

2013年6月,工程队的负责人意外接到了王和平去世的死讯。当时正和地产还欠着工程队一千多万元的工人工资。然而面对资不抵债的正和地产,这些钱无从追讨。

陕西省某建筑劳务公司负责人:最高峰(工人)达到600人。平均工资,工资多了,十几万元的,七八万元的,五六万元的不等。

现在,通过神木县政府成立的王和平专案组,他们已经追回了八百多万元的工程款,但是还差八百多万元。这位负责人心急如焚,不知道已经拖欠了两年的工资,何时才能付给工人。

而很多买了正和小区房子的人们也在发愁。四年过去了,已经付了首付的他们,至今还在租的小房子里生活。

正和紫郡小区购房者: 她家小孩才十几个月,我们家小孩两岁多。我们现在你真不知道,我们现在一家三口就挤在这么大房子

另外一个正和紫郡小区购房者:我们也是一家四口人,我们就是26平米的一个房。

房主们告诉记者,刚开始出售房子时,正和紫郡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等五证还没有办齐,因此无法从银行申请房贷。买房的人们纷纷从亲戚家借钱,或者是抵押别的财产贷款,来支付房子的首付或者全款。现在,他们中间的不少人不但住不上房子,还要每月偿还抵押贷款的月供。

正和紫郡小区购房者:我现在每个月还交付5600元,我娘家的房子还在银行里面抵押着。我如果付不上的话,我家里面的房子都不保,所以我现在处境特别难。

满怀希望的人们本以为熬上一两年就可以住进新居,然而等来的却是王和平去世的消息。

正和紫郡小区购房者:快过年的时候,我还去看了一眼,最后我就回来了,已经灰心了,心已经死了,看那一块,我感觉就像那个坟岗一样,没有办法。

正和紫郡的工程队负责人告诉我们,据他估算,这个工程后续投资还差很多。如何让这片烂尾楼重生?剩下的建设资金从何而来?这些仍然是未知数。而住上这房子,现在看来也许还是个遥不可及的梦。

陕西省某建筑劳务公司负责人:完成的话,大概两三亿元吧。三号楼才盖了两层,还有30层呢,9号楼还没盖呢。还没开始挖呢,还有大部分车库也没动呢,所缺口就是很大的。

房屋大量过剩 施工队无人再来

没有人知道王和平在生命的最后,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压力。但他身后留下的巨额债务、停工的楼盘,还有那些等着要工钱的工人和等着收房的人,无不是一个个难解的疙瘩。神木房地产的急转直下,折射的是当地经济的系统性下滑。那么,从神木经济的巨变中,我们又应该吸取哪些经验教训?如何才能避免走同样的弯路呢?

承建了正和紫郡小区的工程公司负责人告诉我们,短短四年,他们在神木已经建造了六七个项目,只有一两个项目是办公楼,剩下的都是住宅。他带着我们在神木新村走了一圈。眼前的这个楼盘,他们两年前已经把主体建造完,但到现在也没有交工。

陕西省某建筑劳务公司负责人:2012年10月份主体就完了,正常进度的话,这楼最多就是六百天左右就应该交工了,(时间)早就翻番了都没交工。

看着空荡荡的新村,这位工程负责人心中五味杂陈,现在,他已经再也不敢接受来自神木的项目。

记者:以后您还会接神木的项目吗?

陕西省某建筑劳务公司负责人:不会,不来了。

记者:为什么?

陕西省某建筑劳务公司负责人:害怕。害怕盖的房子没人住,再一个担心盖了之后我们讨要工资不好讨要。

记者了解到,神木新村已建成的开发建设面积约360万平方米,规划容纳16000户,人口4万人。根据这个数字,这个到现在还无人居住的新村,每户住宅平均的建设面积是225平米,人均面积在九十平米以上。而规划的新区还不止神木新村一个。

记者:我身边的这条河就是神木县城的窟野河,就在神木新村还没有建成完工之际,在窟野河的西岸又建起了神木二村、铧山村等新的园区,在河的对岸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已经建成的、在建的、甚至是已经停工的住宅小区的项目。

神木第二新村占地15平方公里,计划重点发展新型建材、加工制造与商贸物流等煤炭以外的工业园区。但在第二新村,我们看到,一片片住宅小区仍然是最主流的建筑,很少能看到工业企业。街边的商铺不少已经关门,开着的也是惨淡经营,而开盘了几年的高档楼盘到现在仍然没有卖完。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卖的?

神木二村某楼盘销售人员:应该算是2010年吧。

记者:2010年?还没卖完?

神木二村某楼盘销售人员:2010年开始。

除了已经建成的新区和楼盘,新的楼盘还在遍地开花。神木新村的尽头,到处矗立着大量的塔吊,还有很多挖好的大坑,为未来的项目做下的准备。

陕西省某建筑劳务公司负责人:你看,四、六、八、十、十二、十四个塔吊。

记者:十四个塔吊是什么样的规模?

陕西省某建筑劳务公司负责人:十四个塔吊相当于十四栋楼,最少十四栋楼,十四栋楼下来也应该在二、三十万平方米左右。

记者:据您所知都是住宅吗?

陕西省某建筑劳务公司负责人:住宅,这全是住宅。我们现在看的就是北边最少还有一、二十个坑大概的面积。一、二十个坑相当于,一个坑十五万平方米,十五个坑也就是二百多万平方米,盖那么多房子谁住?

在业内人士看来,正是煤炭带来的一夜骤富,大量资本的投机和炒作,造成了今天神木大量楼盘过剩的现状。

中投联达(北京)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少锋:人口非常少,然后又是因为资源城市,所以在很短期之内大家暴富,暴富完了之后,大家对于这个财产,因为他没有地方投资,然后这种暴富的这种心态,它导致,我一定要买几套房子,当时觉得这个房价可能会持续上涨,所以大约在一种沉迷炒房的自主的想法。所以导致房的过热。开发商只看到短期的需求这种强劲,所以大量的开发商并没有看到整个市场未来的有效需求的不足。

专家们认为,目前应该让市场去自行调节这些大量错配的资源,同时,政府要做好政策引导,既要挑破房地产市场投机的泡沫,又要保证正常买房者的利益。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泡沫)该破只能让它去破,如果整个的房地产市场泡沫处于崩溃状态,开发商资金接续不上,楼盘已经只能够成为烂尾楼了,那就让它烂下去吧,不破不立,如果你现在勉强维持这样一个市场,反而可能后患更大。

中国房地产数据研究院执行院长陈晟:它就是需要一段时间对土地供应的一些调整,甚至土地供应的一种压缩,然后让这个城市自己自然地去进行修复现在出现的过高供需比的状态,同时政府要做好一定的风险防范和金融稳定的一种防范工作,正常的投资的一些行为,或者是购买的一些行为,要去保证消费者的利益。


【半小时观察】

很多人都还得记得,小城神木在过去的短短10年里,曾经创造了一系列的神话,造就了数量不菲的百万、千万甚至亿万富翁。但是,巨大的财富没有带给这个城市更多的美丽和安康,也没有带给她强大的产业活力,反而让这座城市失去了方向。在这里,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民间借贷,人们关注的是房地产投机之后的暴富。最终,让这座城市失去了及时摆脱单一资源型经济所隐含的巨大风险。神木,就这样滑入了萧条。在叹息甚至责备城市管理者的短视时,我们还需要思考的是,一个健康的城市发展,一个可持续的经济模式,应该具备怎样的特征?


易彬星 本文来源:央视

关键词阅读: 神木 地产商 资金链断裂
省地产商会举办企业融资对接座谈会 2014/04/02
神木法院对司法警察集中培训 2014/03/31
榆林神木:法院院长下基层、访村情、听民声 2014/03/31
山东兴和资金链断裂 欠债6亿涉近20家金融机构 2014/03/22
宁波房企资金链断裂 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崩盘前兆? 2014/03/21
延伸阅读
网易聚合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